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蓝雨江湖博客

网汇美女、美图、明星、两性婚姻、人生综合

 
 
 

日志

 
 
关于我

Hi,我在第一调查网只要用几分钟回答问卷,就能轻松赚现金,你也来注册吧!http://www.1diaocha.com/user/Register.aspx?account=maoming1

网易考拉推荐

曼陀罗花一样迷幻的年纪  

2004-12-21 11:35:4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他们都在矛盾中挣扎着,在彼此相遇之前,像西西弗一样不停地把欲望推上山,然后无奈地看着它重新滚落。
  中年,对男子而言,真是曼陀罗花一样迷幻的年纪。花开到将败未败,会从疲惫的身心里生出奇迹。被看不见的东西追逐着,也追逐着自己也看不清的东西;理智但无法清醒,镇定却不能坦然,走在routine上喜欢开小差,却少有人溜号一走了之。中年的男子,往往面目模糊,声音低沉,有一双温暖而稳定的手,与一个仅供参观的肩头。
  婚外的恋情司空见惯。而区别仅在于,是慎始敬终,还是慎始乱终。
  年轻人常为失恋而轻率自杀。而长者在拥抱爱情的同时选择了死亡。我一直相信前者只不过是殉葬,而后者才是真正的殉情。
  大多数人到死也从未自由过,而一些人用死亡换取自由,踏上属于自己的乐土。这些人有毒品般的气质,像毒品一样危害深重,也像毒品一样充满诱惑。他们出发前的整装,就可以令不自觉也不自愿的人们深受其害,一生都无法忘怀。他们隐入我们看不清的黑暗,留下那个最后的姿势,沉沉地印在我们心上。恍然发现在离开伊甸园的漫长的空虚岁月中,我们已经漠然地走了那么远。
  长长的假期的每一天,我在深夜一遍又一遍地回放《失乐园》。黑白灰三色的电影主色调,拍出意料之中的收敛和节制,和意料之外令人窒息的性感。欲望在温和的生活表象之下沸腾,翻滚,深陷,沉没,然后走向不可避免的同归于尽。久木和凛子的相遇并不是必然的。然而最终他们的赴死却早有暗流涌动。“世事并不如夏去秋来这么简单。盛夏中早孕育了秋天的征兆,只不过夏日的热力能够抵挡住秋寒”。总会有人不满日常生活的精心安排,再如何不可通融的文化下,有异数是一定的。这一次,久木和凛子,选择为爱情殉葬,下一次,就有可能是寻常安分的你我。谁都不愿充当烈士,事到临头却总有人无悔地赴死。一对面无表情的城堡,只要有一方先开始崩塌,最终委然倾颓的总是两堆废墟。唯彼轰鸣声犹在耳,见证曾经那样脆弱的冰冷和坚固。
  我得承认我为久木深深着迷。即使走在路上,想起那些细节,觉得久木是那么真实,真实到可以看见他在爱情来临的时候试图仓皇地逃离,终于逃不开。虽然说可怕的总是凛子,但她却走得比久木坚定。凛子比久木更清醒地预见到他们的未来。每一场爱情就是一场灾难。覆巢之下,安有完卵。
  第一次,地铁站。凛子说送我回家吧。久木半惊慌地睁大眼睛,皱起眉头。他的身体僵硬,下意识做出拒绝的姿态。
  第二次,地铁站。互道再见之后,久木在地铁车门关上的一刹那冲进车厢。凛子那只写书法的小手拉住他的前襟,两个人像孩子一样笑个不停。他们的笑是无声的。
  第三次,在去赴约的出租车上。昏暗的车厢里,回忆与凛子相互爱抚的片断,如同一道道破碎的光,温暖了久木的心。他伸一个小小的懒腰,眉眼之中,已见城池全失。想起同僚给她的那个“印刷太太”的别称,久木微微地笑起来,脸颊上居然浮现一个酒窝。
  第四次,在办公室里。夕阳斜斜照射进来,旧书在慵懒的阳光下蒸腾起模糊的烟雾,散发令人昏昏欲睡的气息。久木的手机忽然响起,顿时聚焦全体无所事事的同僚们的目光。久木心虚地抬起头,眼睛里都是小孩子一样的慌乱。
 
    第五次,走在路上。长久的和凛子失去联系,终于忍不住拨电话到松原宅,接电话的却是一个男人的声音。穿着米色风衣的久木怔怔地挂掉电话,忽然一下子蒸发了身上所有的懒散气质。
  第六次,凛子父亲逝世。料理店里,久木不安地走动着,为了回避同僚们意味深长的目光,也为了回避自己掩饰不了的欲望。“一个小时不行,二十分钟也好,今天不方便的话,明天……”久木的声音中夹杂着紊乱的呼吸声,在犹豫中他的急切和冲动,终于从中年男子惯有的淡然自若中喷薄而出,灌溉着妖异的情爱之花盛开。
  第七次,凛子满怀内疚离开的宾馆。久木若有所思地侧躺在床上吸烟。烟雾在昏暗的宾馆房间里,升腾成一个男人暧昧混乱的心情轨迹。
  第八次,在温泉浴场,久木脸朝下,舒展四肢,赤裸地浮在游泳池里。他是在体会窒息的感觉吗?凛子穿着和服望着远山,漆黑的头发垂下来,远山就淡出在微微的黛色里。两个相爱而绝望的人,在如墨的山水之间谈论着性,对性的迷恋和对生的执著,在禅意的冲和下,变得不再那么浓墨重彩。
  第九次,租住的房间。凛子站在窗前,为自己的欲望感到罪恶。久木温和地搂着凛子肩膀。谈起一起赴死的事情,两个人神情居然都淡淡的。转过身去的那一刻,凛子展露一贯温柔无奈的笑容,这笑容在清丽容颜上轻轻绽放,如烟一般扑地消散。
  第十次,在新年的寺庙中。久木和家人同往祈愿,看上去多么和谐融洽的一家人,拍掌时却依着不同的节奏。即使是并肩许愿,大概只有各自的诚意没有什么不一样。久木平静的举止几乎使我停顿了呼吸,就算内心的渴望激烈得可以令天地失色,神情居然还是宁和得体的,走在林阴路上,一点也不失去做父亲和丈夫应有的慈爱和稳重。
  十一次,沙发上,久木勉力克制着缓缓凑近凛子:我爱上你正经中的放荡。他的神色既认真又暧昧,低声坦诉,可以令最羞涩的人放弃最后一点矜持。凛子直直地看着他,以女人天然的晓彻一切回答:我爱你那不能自制的淫荡。
  只有凛子这样敏感尖锐的人,才能看到久木最魅惑人的地方。他们两个各自都是在矛盾中挣扎的表率,在彼此相遇之前,像西西弗一样不停地把欲望推上山,然后无奈地看着它重新滚落。在他们没有遇见之前,这是他们的命运;他们遇见了,命运就这样被轻易地超越。两个矛盾的个体在了解彼此的过程中洞彻自己,看到人生的另一种真相。如果说之前的约会已经为最终的结局积累前因,那么这一次的表白,就是为他们的选择盖下不可改悔的印记。朝雾初升,落叶飘零,让我们把美酒满斟!
  曲终人不散的那个雪夜,他们吃完了最后一筷芹菜。饮完最后一口茶。很坚决的笑容,被雪花渐渐埋没在无名之处。纷纷扬扬的大雪,抹去了人世间的不快,不会再有那个为人事更替而心有戚戚焉的久木,也不再有那个用令男人们神魂颠倒的自持温润来掩盖内心无限欲望的凛子。生命的颜色回归到最本来的白色,没有对错,没有责任,只有爱和美。这个尘世是属于尘土的,因此终将归于尘土。然而有些人是属于这片雪地的,因此他们回到这里。他们用脆弱的方式,令这场大雪永远,永远不会消融。
  评论这张
 
阅读(55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